受新冠疫情影响,2.03日恢复远程咨询;3.02逐步恢复地面咨询。请与中心值班联系。给您带来不便,深表歉意
服务热线9:00-21:00 / 021-22818-606
沙游治疗的优势
发布时间:2018-03-30 11:49:52| 浏览次数:

摘自《沙游治疗完全指导手册:理论、实务与案例》

作者:(美)博伊科BoikB.L.),(美)古德温GoodwinE.A. 著,田宝伟 等译

 

 

沙盘游戏的效力是什么?为什么在20世纪90代越来越多从事成人和儿童治疗的心理治疗师开始使用这种技术呢?沙盘游戏跟其他游戏治疗方法又有何不同呢?这里我们将阐述一些学者对这些问题的看法以及我们自己的观点。洛温菲尔德、卡夫、温里布、德。多美尼科、布莱德威(Bradway),以及其他许多运用沙盘游戏的治疗师都已经感受到沙盘游戏在以下方面的优势与长处。

 

第一,长期以来,洽疗师已经知道儿童的幻想游戏可以促进个体化的进程,并且增强其对成人世界的把握能力。根据皮亚杰(Piaget)的说法,游戏是学龄前儿童发展的最主要动力来源。荣格说,“‘幻想’(fantasy)是所有可能性之母。在幻想中,内心世界与外在世界就像是所有的,心理对立一样,被结合在一个活生生的联合体之内。”近些年来,在很多人身上都重新体现出童心的力量.这鼓舞了许多精神卫生工作人员更广泛地将游戏治疗和其他体验性的治疗方法运用于个案的治疗上。人们需要并渴望通过游戏来释放创造力、内在感觉和记忆,并将它们带到外在现实。

 

在幻想游戏中,沙子和水是特别有力的工具。对儿童而言.沙盘游戏是一种自然的表达形式。而且很容易被它吸引。大多数的成年入在童年都有过在沙滩或沙坑玩沙的经历。因此,沙盘游戏起到了连接过去经历的作用,它创造出了一条通向儿童内心世界的通道。对于沉浸在游戏当中的/乙童,沙子和水就像磁铁一样,吸引着儿童自发性地进行游戏。大部分进入我们治疗室的儿童都会立刻被沙盘和众多物件所吸引。成年人通常也会对沙盘游戏区感到好奇,但是有些人对于玩游戏会比儿童显得较为犹豫。大部分成年人和儿童在他们童年的玩沙经历中没有太多的艺术技巧和特别的文化限制,因此他们会觉得创作很自由,没有约束。在沙中玩游戏的方法不涉及对与错的问题。世界”是在没有其他成人的示范或干扰之下创造出来的,它真实地反映了创作者的内心世界。

 

 

第二,沙盘游戏与其他治疗方法最大的区别是它容许个案去创造一个世界”,这个世界”为个案的内在想法和感觉提供了有形的证据。这个世界”可以看得见、摸得着、体验到、可以改变、能够讨论和被拍照。在创伤得到化解之前。一些个案需要先把他们经历过的某餿体验或创伤具体化、客观化。就像前面的爱丽丝所说:如果没有沙盘游戏,我不可能做到这些。尽管其他一些治疗方法也很有效,但是它们中的大部分并不允许个案运用真实的物质形式来重現过去。根据荣格的看法,一个无法靠认知方法理解或化解的情绪体验,常常可以通过赋予它一个可见的形状而得到处理。在运用沙子、水、物件和双手创造世界”的过程中,奇迹发生了,一些无意识的解决方案这时就能传送到建造者的手上,一个被整合的实体跃然呈现在沙盘之上,个案这时也会顿悟和感到惊喜。对儿童而言,游戏和生活几乎是同义词,沙盘游戏中无意识内容的客观呈现会实现其与目前现实的整合.对成人而言,领悟来得既快又完全,而且常常可以在生理上、情绪上、心理上和精神上感受到。当个案无法通过其他泊疗方式解决自己的问题时,或者对正在感觉到的东西迷惑不解时,或者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用某种方式行动时,这种能够被摸到、被看到、被听到和被闻到的沙世界就可能为他们提供答案。

 

沙子和水不但是物质的,有形的,同时也是人类定基于地球并同地球连结的自然原型象征物。就像,心灵一样,沙子和水会流动和移动,不断发生着改变。沙子和水把,心灵与身体、精神与物质连结在一起,为精神和肉体的意识上的和无意识上的互相影响提供了机会。在创造沙世界的同时,建造者不断地把意识转换成物质的东西呈现出来。

 

 

第三,在沙游中运用的物件和材料等象征物是一种共通的语言。儿童通常没有能力确切说出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而成人,如爱丽丝,也经常无法用适当的词汇来描述他们的感觉。沙游为个案提供了一个表达他们最内在想法和感觉的途径。因为沙子和水可以开发语言期之前的意识,故在理解心灵的表述时,语言技巧就不再是必需的了。基于这个理由,沙游可以适用于不同的语言、文化、种族、年龄和发展程度的人。世界上有许多文化都涉及泥土和象征物的运用(如美国原始部落的沙画、东方国家的冥想花园)。除此之外.话语过多也可能会妨碍治疗进展。对于那些凭借语言来使自己的思维变得理性和逃避问题实质的个案。沙游会阻止他们理性的心智,让其无意识地讲出自己的故事,同时将身体设定在此时此地。因此,沙游容许非语言的表达,内心深层的体验可以被象征性地传达给个案和治疗师。这些体验的分享拉近了治疗师和个案间的联系,而这螻通常是很难用语言方式建立起来的。

 

   

第四,当个案抗拒治疗师询问某些困难问题时,沙游就是一个比谈话治疗具有更小威胁性的方法,沙游可以软化防卫,减少抗拒。无需任何语言,个案关心的问题就会自然浮现在沙盘一卜。我们曾经治疗过一个十多岁的女孩子,她具有强列的抗拒心理。当我们鼓励她说出家庭的问題时,她显得有压力井退缩。然而,她却以无言的方式在沙盘中创造出了多个世界”,来呈现她被父母虐待的真实故事。

 

 

第五,沙游可以作为一种辅助工具,与治疗师目前运用的技术相辅相成。虽然在大多数情况下沙游被当作是荣格学派的一种实务技术,但它也可以用来作为其他治疗方法的辅助工具。例如,如果一个治疗师在本质上主要是认知取向,那么他在沙游中就不太可能去做心理分析,而很可能会和个案一起在沙盘中帮助个案重新建构他的思维。治疗师没有必要去学习一套全新的理论方法,特别是当他们现在的方法得心应手时。你可以将沙游技术融入你最熟悉的治疗方法,如完形技术、心像法、心理剧和认知重塑,并且在治疗的过程中不做或只做很少的解释。

 

虽然许多治疗师对他们平常使用的治疗方法和技术很满意,但我们发现有许多这样的情形,即当这些方法和技术失效的时候.个案和治疗师就会出现停滞和感到挫折。当这些方法和技术无法充分地描绘个人内在精神体验的完整性或复杂性时,沙盘世界靠着它多层次及三维空间的象征物则可以克服这个限制.非语言的沙盘世界使沙游者能够同时在许多层面上描绘事件一一就像它们在梦中呈现一样。”(汤普森,Thompson)个案创造了一个从无意识到意识、从内在心灵到外在世界、从精神灵性到物质,以及从非语言到语言的桥梁。这个过程也会反过来进行,因为无意识一旦被客观化为意象,它反过来也可以充当内在心灵改变的催化剂,意识和无意识之间的直接连结就实现了。

 

 

第六,沙子和水的运用会自动将个案带回到体验中需要治疗和整合的区域。在沙游过程中,个案过去的经历或创伤在一个自由的、安全的环境中得到界定,并最后被治疗师掌握。当治疗师以尊敬和推崇的态度,而不是以评价的态度来看待个案和他的创作时,上述过程就会出现。当个案在沙盘中建造场景的时候,他不断地改变世界”,破坏旧的东两和创造新的意象。在建造沙世界时,个案通过不断地创造、破坏、创造、破坏,来展现和审视他们自己的沙世界。他们可以及时地从过去经历的受害者转变成旧体验的主人和新体验的创造者。

 

 

第七,沙游激活了个体无意识中的天生康复力量,并且为个察提供从受害者转变成创造者的机会,它赋予每个人力量来让他们决定自己的治疗流程。个案自己决定在治疗过程中是否揭露自己或将要学习什么。只有个案准备好要处理的内容才会进入意识.他们向外创造的意象反映了他们无意识的内在世界,而且会扩大对自己的理解。因为个案在治疗过程中是主动的、有意识的,因此他们能够克服无助感和自卑感。由于治疗师尊重个案对他们世界”的创作和个人解释,而且不给予治疗师的个人解释,个案的独特体验和领悟便得以证实。每一个个案都会为自己是一个能掌握自己生活的、聪明的、受尊敬的人而欣喜。

 

 

最后,因为沙盘是一种处理许多生活事件的强有力的工具,这些生活事件包括创伤、人际关系问题、个人成长、灵性自我的整合和转化等,因此治疗师和个案都可以从沙游中获益。治疗师可以在沙盘中解决反移情(counter transference)问题和个人成长的问题.就像洛溫菲尔德所说的那样,因为我们是通过沙盘(而不是治疗师)来面对个案以及把握个案的反应的,因此沙游也能使治疗师获益。我们赞成琳达.坎宁安对为什么沙游治疗比谈话治疗更不会让治疗师感到能力耗竭的解释,因为个案的许多投射都映现在沙盘中了,而不是投向治疗师身,上,因此处理移情(transference)所需的能量便减少了。

 

 

坎宁安写道:

 

     我的假设是沙游治疗师比运用其他治疗方法的治疗师会感到更少的能力耗竭,因为沙盘本身就成为荣格所说的参与秘法(participation mystique)和克莱因所说的投射性认同(projective identification)的容器.个案将自己无意识的自我拒绝内容及其连结的感觉象征性地放入沙盘中,沙盘又将这些感觉和自我拒绝的内容用一种比较能够承受的和可利用的形式默默地反馈回來。治疗师的主观移情体验就不会很强烈了,因为移情已经呈现和转化在沙盘容器当中了。“


 
 
 上一篇:关于沙盘游戏治疗
 下一篇:聆听来自26位来访者的亲述

选择内观心理的理由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021-2281-8606
微信咨询:13601732813
QQ咨询:1902932835
中心地址:上海市徐汇区宛平南路521号恒昌花园B栋1306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