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节假日安排影响,2.03日恢复远程咨询;2.09恢复地面咨询。给您带来不便,深表歉意
服务热线9:00-21:00 / 021-22818-606
医生,你比我的老公好
发布时间:2018-03-23 16:49:55| 浏览次数:

转载自临床心里Dr刘亮     2018-03-09 刘亮 

1.jpg

声明:本案例内容发表已获得当事人书面同意。为了保护来访者隐私,关于来访者的称谓、谈话内容、背景等做了适当修改。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细密的雨滴敲打着淡绿色的飘窗玻璃,虽然身在咨询室中,媚妮依然能感受到这座南方小城梅雨季的潮湿和粘滞,一如她此刻的心情:沉重、迷惘,还有一点兴奋。

 

这是媚妮的第一次心理咨询。一个月前,她无意间在丈夫的手机上看到了他与另一个女人的暧昧短信,冲突顷刻爆发。最后,丈夫扔下一句话:我会和对方保持距离。你若想继续过,此事不要再提。否则,你自己决定是否要离婚。媚妮不知该怎么办,她通过一个咨询师平台找到了Z医生。

 

不知道Z医生能帮我做什么,媚妮心中念道,但不要紧啦,照片上看他还挺帅,学历又高,还喝过洋墨水,怎么都比家里那个无赖强

 

终于见到了Z医生,媚妮发现他比照片上更年轻和健壮,而且谈吐得当。要是我老公有他一半好就好了,媚妮暗想。

 

“有什么我能帮你的?”Z医生微笑着问。

 

“呃,我的婚姻遇到了麻烦,我老公和别的女人走得很近”。

 

“然后呢?”

 

“然后我不知该怎么办,所以找你寻找对策。”

 

“这应该是非常大的冲击吧,后来你们是怎么处理这个情况的呢?”

 

“吵架,然后他让我来决定该怎么办,无赖,”媚妮停顿了一下,“医生,你多大?结婚了吗?”

 

“呃”,Z医生有些许意外,他打量着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位来访者。她化着淡妆,虽然看上去有些疲惫,但五官精致,匀称的身材在深色的连衣长裙的映衬下显得更加婀娜。

 

她真的是来寻求对策的吗?那为何我询问事后他们的处理方式,她却不回答,而似乎对我更感兴趣?Z医生不禁想,但也许她问这些,只是想知道我是否有婚姻生活的经验,想确认我能够帮到她吧。

 

“我结婚了,也有孩子了”。

 

“那,医生你平时经常健身吗?你身材很好,你有多高?”

 

“嗯”,Z医生应付式地回答。她问这些的目的何在呢?经验告诉他,他应当追问。

 

“容我岔开一下话题。为何你对我个人这么感兴趣呢?”

 

“呃,不好意思,让我们继续谈我的问题吧。”媚妮意识到自己的唐突,红着脸回避着Z医生。

 

接下来的谈话如例行公事,Z医生询问了媚妮一些她婚姻的信息,诸如她与丈夫为何选择彼此,平日如何相处等。媚妮发现,自己并不太想去谈这些,心中似乎堵着什么,但是什么,她也说不清。

 

“你在听吗?时间到了,”随着Z医生的提醒,媚妮方才停止走神。

 

“哦,医生,我可以和你合个影吗?”媚妮问。

 

“抱歉,一般我不和来访者合影,”Z医生直接拒绝了她,“但我觉得下次,我们也许有必要谈谈你的这个请求。”

 

“好吧,”媚妮有些不快,但也没有办法。

 

2.jpg


第二次治疗

“医生,我把你网上的照片给我老公看了,我跟他说:你看,这是我的咨询师,帅吧?”

 

“等等,这让我想到上次见面时,你反复问我个人情况,这需要讨论一下”。

 

“医生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Z医生有些犹豫,媚妮似乎在拿他作为报复她丈夫的工具,但他们仅仅是第二次见面,他现在去挑战她,合适吗?他决定试一试。

 

“你对我的兴趣,似乎超过了讨论你所带来的问题的兴趣”。

 

“我当然记得我带来的问题,我只是觉得你真的比他好太多了,不管是相貌、身材、学历还是气质。”

 

“但我是我,他是他。你把我照片给他看,我可以这么说吗?有点像是用我来挑衅他。”

 

“我知道这不合适,我向你道歉。我们还是讨论对策吧,”媚妮开始回避。

 

“媚妮,我并没有生气,请不要回避我刚才的问题。你这样做的意图或者意义,你有想过吗?”

 

这个Z医生,怎么抓住不放,看来逃不掉了,媚妮心想。“我不想承认,但似乎你说的有几分道理,我想羞辱他。我要告诉他,别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我的咨询师比他强太多了。”

 

“你是说当发生冲突时,你会用其他的人或物去还击他?这是你惯用的解决冲突的方法吗?”

 

“呃,”媚妮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她突然想起,过去每当与丈夫发生冲突时,自己常说你看谁谁的老公多能干,你就这点能耐,当初嫁给你真是最失败的决定。

 

“好吧,我承认,以前我对他是不太好,时不时打击他,但这件事他也有责任….”

 

“我并没有责备你的意思,相反,你在直接回应我的问题和挑战,你很勇敢,”Z医生心想,媚妮终于正面回应他的挑战了,他需要多给她一些鼓励。

 

“我想,你看似刻薄的讽刺背后,也许隐藏着更加难以言说的心情吧,也许有害怕、恐惧,也许,你的愤怒也是一种保护自己的方式?”

 

这一句,媚妮感觉像被电击中一般,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她想起幼时醉醺醺的父亲坐在沙发上,对母亲和自己侮辱的谩骂,父亲对母亲的毒打,以及母亲在绝望时发泄在自己身上的愤怒。而伴随这些记忆而来的,还有心中的另一个声音:不要哭,你要比他们更强,你要保护自己。奇怪,这个声音一出现,本想夺眶而出的眼泪却又被硬生生地忍回去了。

 

“你哭了,发生了什么?”

 

该死!媚妮心想,越不想被发现,越被他发现了。

 

“我没有哭,我只是眼睛有些涩”。

3.jpg

“但你的眼眶确实湿了。媚妮,请看着我,在这里,你是安全的。此刻,你想到了什么?” Z医生在坚持。

 

眼泪再也不受控制,不争气地划过媚妮的脸颊。“我,呜呜”,媚妮几近窒息地哭泣,“你知道吗?我知道我一直贬低他,我知道他那样跟我也脱不了干系。但是,我就是不能让自己显得脆弱,我就是不能输。”

 

“因为这样,你才能保护自己,对吗?”

 

“对,我爸爸是个该死的酒鬼,一喝醉就打我和我妈,我是最可怜的人,妈妈被毒打后的情绪,全都发泄在我身上。有时候她甚至通过打我来讨好我爸。”

 

“那时你一定很害怕吧”。

 

“是的,我小时候恨透了他们,我也恨我自己,我恨我没有办法保护自己。等我大一些以后,我可以反抗了,开始和他们对打,我不能输,否则。。。”

 

“否则,就会受到更多的伤害?”

 

“是的”。

 

Z医生在思考,媚妮在处理冲突时,似乎有一种连她自己都未意识到的自动化反应方式,那就是用轻蔑为武器来攻击他人。而这种攻击之下,隐藏的却是一颗曾经在原生家庭中被伤害的,像剥了壳的软体动物一般脆弱的心。愤怒和攻击变成这颗心唯一学会的自我保护的方法

 

“这样用愤怒和攻击为工具来保护自己的方法,你在婚姻里也会用吗?”Z医生追问。

 

“这…”,媚妮愣住了,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把Z医生的照片给丈夫看,不也是在将Z医生作为打败他的工具吗?想到这些,她心中掠过一丝歉意。

 

“也许你是对的,每当矛盾出现时,我便自动变成了一个战士。”

 

“那么媚妮女战士,你愿意帮我更多了解一些,这样的自动武装模式是怎么来的吗?”

 

“噗,好吧”,媚妮忍不住笑了,原来心理咨询也可以好玩。

4.jpg


第三次咨询

 

一段新的治疗旅程,媚妮开始和Z医生分享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原生家庭。期间,Z医生数次试图说服媚妮带丈夫一同前来,因为他认为自己不应替代丈夫的角色,成为媚妮的精神寄托。但媚妮坚持认为:“起码我要对我的自动武装的模式有足够的觉察,并能管理它以后,才会邀请他一起来”。

 

Z医生想,她愿意为自己的情绪负责,真是好事。那就让咨询暂时成为她阶段性的依恋对象吧,毕竟要让一颗曾经受伤的心恢复,需要在这颗心面对旧日的伤痛,哭泣时,营造一个安全的空间,让它体会到:在这里,你的痛苦和委屈都可以被接纳和理解。因为,只有当眼泪被温柔地看到和对待后,它才能将我们昔日的伤痛融入其中,带入大海。此时,改变才能够发生。否则,它会永远被愤怒与复仇所占领。而这修复的目标,绝非一两次谈话所能企及。

 

但是,冲突始终要交还给这对夫妻去处理,Z医生时时提醒自己。

 

后来,她邀请丈夫一同前来。在治疗中,丈夫对媚妮的改变称赞不已:她变化好大,开始就事论事了,好像那些轻蔑都被她打包送走了。

 

再后来,他们主动提出暂停治疗,他们觉得自己应当尝试在没有Z医生时自己继续去面对亲密之旅上的荆棘。

 

回忆至此,Z医生不禁对他们有些挂念。但他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那都是属于他们自己的旅程了。毕竟,主要的改变,应当发生在生活中,而非在治疗室里。想到这里,Z医生又开始专心整理他的病案了。

 

 

小知识:

亲密关系冲突中的自发应对模式:

每个人在面对亲密关系的危机时,都会有本能的应对矛盾的习惯性方式。包括讨好或乞求、指责或轻蔑、回避或压抑、打岔或顾左右而言他。这些模式就像预先设定的闹钟一般,每当冲突发生时就会自动出现,且与我们原生家庭的经历密不可分。而撼动与改变的方法,便是努力对它们多一些觉察,多一些对其背后所隐藏的伤痛的理解,并在此基础上多一些尝试。毕竟,只有当愤怒之下的悲哀被温柔以对时,谅解和成长才得以发生。

 


 
 
 上一篇:当婚姻的承诺已非当初,我该选择放手吗?——婚姻治疗案例系列
 下一篇:亲密关系中能让你寻回安全感的“超级英雄”——婚姻治疗系列(特别篇)

选择内观心理的理由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021-2281-8606
微信咨询:13601732813
QQ咨询:1902932835
中心地址:上海市徐汇区宛平南路521号恒昌花园B栋1306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