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节假日安排影响,2.03日恢复远程咨询;2.09恢复地面咨询。给您带来不便,深表歉意
服务热线9:00-21:00 / 021-22818-606
当婚姻的承诺已非当初,我该选择放手吗?——婚姻治疗案例系列
发布时间:2018-03-23 12:05:23| 浏览次数:

转载自 临床心里Dr刘亮    2018-02-14 刘亮

刚收到悅的咨询预约时,我正忙于整理一项科研项目的结果。说实话,正被一堆数据折磨的我,实在没有闲情逸致再接待新案例。但助理反复强调:她预约了你好多次,等了很久。


“哦,好吧”,我不自主地答应了。又是该死的治疗师的全能感,还有自恋被满足的需要在作祟。


第一次会谈,悅准时出现在咨询室。她安静,面容姣好,身材匀称,穿着得体,对周遭环境反应敏锐,言语精炼、明了、清晰


“我想我和我先生的沟通有问题”,悅直接开场。


听起来这是一个夫妻之间沟通方式存在问题的案例,我心想也许可以快点结束,去写那该死的论文。


“嗯,好的,能说说你所指的沟通问题具体指的是什么吗?如果这咨询有用的话,我们接下来可以在哪些方面做工作?”我习惯性地抛出问题,试图得到一些更多关于来访者如何定义问题的信息,以及澄清她的治疗目标和期待。


“我,我不知道”,悅有点迟疑。


好吧,这是初次会谈来访者常见的反应。不要紧,还有其他办法。“那么试着想想,如果我们的会谈有效,你觉得待治疗结束后你和丈夫的沟通会有哪些具体的不同”,我抛出第三个问题。


“我不清楚。我觉得似乎心理咨询帮不了我。”悅红着脸,“我觉得我和先生似乎来自不同世界。”


“但你刚才说是沟通的问题?”


“不,当你刚才问我期待的和丈夫沟通的情形会有哪些不同时,我发现自己明显不相信他能做到”,悅连忙澄清。


该死,悅的反应让我突然意识到,之前我的提问太公式化了,我好像都没有耐心去澄清她所谓“与丈夫沟通有问题”这句话到底想告诉我什么。

“那么,是什么让你选择此时来见我?”我提醒自己,要慢一些,贴近悅。


“嗯嗯,刚才你的问题其实有帮我意识到,我真正想找你讨论的是,我该不该离婚”。


“哦,好吧”我心想,看来前面的提问真是“瞎猫遇到死耗子”了。


“我和他结婚五年,而最近我对他的反感日益明显,虽然他一如既往地按时上班,按时回家,一如既往地对我温柔”,悅继续补充。


“你刚才话中提了两次‘一如既往’,难道是这种‘不变’让你感到不满吗?”一般来访者反复提到的词多少都有一些意义。


“医生你是如何知道的?是的,其实我真的难以启齿”,悅看着我,“我觉得我老公其实没有过错,但我却也觉得他这样也有过错”。


“能讲得清楚一些吗?”我们的谈话终于进入正题了。


“我与他五年前认识,他是本地人,年长我几岁。我那时初来这座城市,他给了我无微不至的照顾,像个父亲,当时我自己和父母都觉得他‘挺好的’,所以就结婚了。”悅开始回忆,“当时我们许下诺言,除非一方出现重大过错,否则我们永不分离”。


“后来呢?”。


“后来,一切就像现代标准家庭剧本那样地发展。婚后,他的事业稳步发展,我的工作也日益稳定,经济上逐渐独立。然后我们有了可爱的宝宝,一切看上去都很完美”。


“但是呢?”我追问。


“但是,那只是表面的平静。这些年我结识的人越来越多,我一直在努力学习,包括心理学、人文,我希望能够最大限度的充实自己的人生,看到更多未曾看到的风景,我希望他能与我有更多心灵和情感上的呼应和彼此理解。但这些年他却一点进步都没有,他还是每天下班后要么看电视,要么打麻将,甚至觉得和我多说一句话都是浪费精力。我有时会分享一些想法给他,但他会说‘我们现在很好了,为什么要费劲去折腾,浪费钱和时间’”悅的语气中带着愤怒以及隐藏的无奈。

悅的婚姻正在面对一个看上去被许多人忽视的问题:亲密关系合约的变更。传统的中国文化以及浪漫的西方爱情童话,一直以来都在不遗余力地宣扬“王子和公主从此在城堡中过着幸福生活”的故事,但却从未教过人们如何去爱,去维持一段感情的生命力和活力,似乎最能够让感情中的两人幸福的方法就是“不改变”。


但是,这种观点却忽视了个体自我心理及人际关系发展的必然规律:唯一永远不改变的,就是不停的改变。看来,悅与丈夫最初的婚姻合约是:他为她提供安全的庇护,而她则为他完成感情生活的拼图。但是,看来当他们婚姻的小船航行至此时,已经到了该变更合约条款的时候了


“但是”,我提醒自己,也许情况并不一定就是我假设的那样,也许悅的丈夫并非不想改变,而是因为悅邀请他的方式不恰当?所以我决定,邀请悅和她的丈夫一起来谈谈再说。


悅和丈夫如约而至,先生看上去温文尔雅。我请他们夫妻二人试着在咨询中去讨论一些议题,以观察他们处理矛盾的方式,因为这是最真实的呈现。同时,我也希望通过这样的“活现”找到一点能帮他们关系回暖的机会。因为如果他们的问题有一部分是出在沟通技巧的不足,那我这个治疗师兴许还能为他们关系的挽回做一些事。


但我渐渐发现我错了,我在之后几次治疗中都试图帮助他们去练习不同的沟通方式,包括如何心口一致的表达爱,如何倾听对方等等。但悅对丈夫的不满却日益加重,丈夫也变得愈加不耐烦。悅抱怨丈夫:“你的态度的转变一直都是那么表面,永远都是基于一个前提,那就是不要要求你做任何本质的改变,我受够了!”丈夫则反击:“你让我来咨询,只是想把我变成你要的那样。是你先违背了当初的诺言,现在反倒来责备我。”

好几次,我们的咨询甚至以这样的争吵结束,我发现我们的治疗卡住了,却还又在不断重复这种明显无用的舞蹈。


后来在一次悅的单独咨询中,我才明白究竟卡在哪里。那次会谈中,悅充满了愤怒。我问她是到底怎么回事?悅说:“每当我和老公相持不下的时候,也是我最无奈、最委屈、最纠结的时候。无奈和委屈的是,虽然我清楚地知道这绝不是自己下半辈子所能接受的婚姻,但我还得忍受,因为婚姻是我选的,承诺是我做的。纠结的也是,我进退两难,分开也不行,在一起也不行”,悅带着哭腔,“而你,每次看到我陷于这样的困境,都在袖手旁观,反复跟我讨论那些沟通技巧。我恨你的无情,就像他(悅的丈夫)一样,不管我跟他说什么,他都是说那不关他的事,错在我。”


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就像悅在面对婚姻时进退两难一样,我作为治疗师,也一直将悅置于一种进退两难的境地。如果她依照我的建议去练习那些沟通技巧,使得她与丈夫的冲突暂时被掩盖,那么她对婚姻真实的期望就永无得见天日的一天。如果她不遵守我提出的建议,那么她就不是她自己所描述那个开放和想要改变的人。天啊,我居然一直在给悅施加这种“治疗性的双重束缚”


也许我下意识里也希望这对夫妇能“和好”吧,但看来这是个愚蠢的念头。而要摆脱这种双重束缚最好的方式,就是直面它,就如同刚才悅在和我的冲突中直接表达出来那样。而这也是我们接下的治疗中需要去做的。


后来丈夫没有再来参加治疗,他认为问题都在悅身上,只要她肯维持现状,一切问题都会解决。而悅,则开始去面对那一直不敢去直面的议题:丈夫始终不愿与她共同进步,那么一边是委曲求全看似幸福却慢慢腐烂的‘和谐’婚姻,一个是清明神智的看似疯狂,但却充满挑战的‘自由’生活。她,会选择哪个?婚姻是否还要继续?这是一个反复而辛苦的过程,我现在依然还记得在后续的咨询中悅跌宕起伏的情绪,有时甚至无故爽约,这都体现了她在面临新的挑战时的焦躁。

最后,悅做出了决定:“曾经我一度迷惑,为何当初那个我爱的人变成了我恨的人。现在我终于明白,不是他变成了那个可恨的人,而是这些年伴随着我的成长,我对‘理想婚姻’的期待发生了变化。而他,则一直停留在过去。我的爱,是属于过去的那个我自己,对过去的那个能为我遮风挡雨的他的爱。我的恨,是属于现在成长后的我自己,对于那个不愿意给我一同成长的他的恨。爱已不在,恨却在蔓延。在委曲求全的平静以及充满挑战的自由之间,我选择后者。因为有些故事不必说给每个人听,有些情绪,却只该说给懂的人听。”


之后,我听说了悅和丈夫离婚的消息。也许,对悦来说,分开也是不错的治疗结果吧。



内观心理(2008)关注人们的心理健康和幸福生活

内观心理咨询中心地址:宛平南路521号(恒昌花园)B座1306室。(轨交4号线/7号线东安路站3号口出直走5分钟即。行人请走恒昌花园零陵路541号大门。开车请从宛平南路大门走,告知门卫房间号即可进入)电话:22818606 微信号:eduinsight   网址:

外观世界内观心理www.insi.com.cn图标


 
 
 上一篇:当心口不一的爱相遇——婚姻治疗案例系列
 下一篇:医生,你比我的老公好

选择内观心理的理由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021-2281-8606
微信咨询:13601732813
QQ咨询:1902932835
中心地址:上海市徐汇区宛平南路521号恒昌花园B栋1306室